著名烈士陈振亚
发布时间:2016年07月18日来源:作者:邵华

陈振亚,原名陈苏,1903年出生于石门县商溪乡龙岗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为求生糊口,12岁就到财主家当牧童。他用伺候少东家读书时偷学来的文化,阅读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等小说,十分敬佩书中英雄人物,对眼前奴隶般的生活逐渐萌发反抗意识。

15岁那年夏季,他利用雷雨天气需抢收禾场上稻谷的机会,密商雇工进行罢工斗争。被财主关押,经亲族作保,才免遭毒手。但终被辞退了。

结束长工生活,又经他在所街铁匠铺做工的哥哥介绍,到一家制锡作坊当学徒,在这里体验到工人的痛苦生活,便探索人生出路。1923年,他20岁时,离开家乡,到北洋军阀湘东第二师当兵三年。

1926年5月,陈振亚在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当班长,随北伐军攻占武汉,认识共产党员黄公略,并结成知心朋友。陈在黄部担任排长。1928年7月21日,参加黄公略领导的驻嘉义镇的第三团第三营起义,随即又赶到平江与彭德怀率领的第一团会合,参加“平江起义”。起义第二天,由黄公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,任红五军四团五连连长。

1928年10月,红五军在突破敌人包围后,向井岗山进发。这时红五军5个大队已编为5个纵队,陈担任二纵队第六大队副大队长兼中队长。1929年4月中旬,红五军第二纵队同浙、鄂、赣边区部分赤卫队合编为湘、鄂、赣边区红军支队,下设3个纵队,陈任三纵队七大队队长,兼铜鼓、万载、高安地区临时游击总指挥。1929年11月,红五军主力返回湘、鄂、赣边区,湘、鄂、赣边区支队重新编入红五军。

1930年1月18日,红六军成立,陈作为高级干部被调到红六军。5月,红六军改为红三军,从此,陈振亚在毛泽东、朱德的直接指挥下作战。8月,陈在进军万载的战斗中左腿负重伤。在此之前,他曾两次负伤。在湘、鄂、赣军区医院治疗近3年。1933年l月,担任湘、鄂、赣军区医院政委。后又转湘、赣医院治疗。由于伤势过重,医生只好将其左腿截断。1934年3月,湘、赣军区政治部任命陈任湘、赣医院政治处主任。在艰苦环境中,陈创办医院职工政治训练班,伏在床上写教材,架着双拐去上课,经常到深夜还在批改作业。这年秋,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,敌人放火烧山,陈行动不便,被敌人所俘。他假冒是被红军俘虏的张辉瓒部士兵,敌人见他是残废,信以为真,将其解到莲花县政府,辗转押回石门原籍,经亲友保释,得以出狱。1935年夏,亲友介绍他到平民工厂学缝纫技术。陈以平民工厂工人的公开职业作掩护,秘密开展革命活动,发展7名共产党员,建立党支部,自任支部负责人,领导工人同反动势力展开各种形式的斗争。

1935年9月,红二、六军团集结于石门西北地区休整扩军,陈振亚秘密到红六军团,会到王震、夏曦、彭栋材三同志,汇报了被俘过程及组织秘密党支部的情况。他们给予陈很高评价。王震在物质条件困难的情况下,还给他三两黄金作为活动经费。同时,陈又给当时担任湘、鄂、川、黔省委书记的任弼时写了一份书面报告.并得到任弼时指示和拾元光洋资助。任又指示红二军团第六师拨给陈经费25元。红军离开石门时,陈输送5名党员到红军队伍,因他左腿残废,不便随部队长途行军作战。贺龙、关向应勉励他留下坚持地下斗争。红二、六军团西征不久,厂一方见他是扩红积极分子,怕遭连累,把他开除回家。1936年7月,他得知国共合作的消息,又接到关向应的来信,于是卖掉父亲棺木,以所得30元光洋作路费,历尽艰辛,用一条腿千里迢迢奔赴延安。

进入抗大第三期二大队四队学习,因残疾,起立坐下都很困难,但他以旺盛的求知欲和坚韧的毅力顽强地学习。被同志们称为“工农出身的知识分子”。在抗大学习期间,经林伯渠介绍,与湖北京山人张文秋(张一平)结成革命伴侣,建立新的家庭。

1938年,他去一一五师后方留守处任政治部主任。后来,留守处迁到栒邑县看花宫同那里的荣誉军人合编为八个大队,成立八路军荣誉军人学校,陈任该校政治部主任。1939年5月,栒邑国民党军伙同地方武装制造“栒邑事件”。陈架着双拐亲临前沿阵地指挥,经过多次交火,独立一营的战士(其中大多数是残废军人)击退千余敌人的进攻,这次自卫反击受到中共中央军委传令嘉奖。

1939年8月,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派一批荣誉高级干部去苏联治疗养伤。陈偕同张文秋并带着两个孩子同行。没想到途经迪化(今乌鲁木齐市)时,被新疆军阀盛世才扣留,与陈潭秋、毛泽民、吉合等被软禁一起。

软禁期间,在陈潭秋的领导下,他们集中起来进行理论学习。由于他学习认真,钻研刻苦,被选为支部宣传委员兼党小组长。陈潭秋常夸他是工农分子知识化了,勉励大家向他学习。

1941年1月,国民党反动派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,新疆形势恶化。盛世才对八路军各驻地都派人暗中监视。5月中旬一夭,部分党员以郊游为名,到野外商讨对付盛世才的办法。陈在一座桥上刚刚坐下,不料年久失修的桥倒塌下来,他被摔下砸伤,送进迪化南关医院治疗。在张文秋的精心护理下,很快恢复健康,正准备出院的时候,盛世才突然密令白俄医生,谎称陈已痊愈,不用陪护,把张文秋强行赶出医院。1941年6月13日,白俄医生竟给注射毒药,将他害死在医院。

陈振亚牺牲后,组织上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。陈潭秋代表党对他的一生作了高度评价。悼词中说:“烈士的一生,是历尽了战场上的出生入死,刑庭上的严刑拷打,敌占区的白色恐怖和伤病中的流血折磨的一生…… 。烈士对敌斗争不折不挠,上阵冲锋英勇顽强。因此,烈士的一生,是战斗的一生。”